房产信息网

Real estate information
首页 >> 房产项目

不动产登记作用不应被高估合肥楼市已现回暖

来源: 2018年08月24日

不动产登记作用不应被高估 合肥楼市已现回暖迹象

原创资讯 22日,中国政府公布了《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自2015年3月1日起施行。虽然业内瞩目的不动产登记“姗姗来迟”,但购房者对于不动产登记可能起到的降房价效用,仍抱有很强的期待。

不动产登记之路走了8年

不动产登记作用不应被高估合肥楼市已现回暖

,为何难产?

早在2007年3月16日通过的《物权法》(全称《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中,就有关于不动产登记的内容,提到“国家对不动产实行统一登记制度,统一登记的范围、登记机构和登记办法,由法律、行政法规规定”。

不动产登记在国外早已实施,但在国内却“难产”

但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关于不动产登记似乎没有了下文,直到2013年3月中央明确“建立不动产统一登记制度”,并要求2014年6月底前出台《不动产登记条例》,同年11月,国务院会议理顺不动产登记部门职责关系,明确多部门不动产登记职责整合由国土资源部承担。

今年以来,“不动产登记”动作频繁。4月21日,国土部制定不动产统一登记时间表,明确今年建立基础性制度,2015年正式实施过渡,2018年前不动产登记信息管理基础平台投入运行。5月份不动产登记局正式挂牌,6月份《不动产登记条例》送审,7月份该《条例》广泛征询意见,再到11月24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正式签发第656号国务院令后,12月22日《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正式公布面世。

梳理来看,不动产登记从制度提出到《暂行条例》出台,前后历时近8年之久,业内瞩目的降房价利器为何如此难产?

业内的观点曾普遍认为,不动产统一登记难在要动一部分人的奶酪,这既包括开发商,也包括一些职权部门。此外,不动产登记制度,也没有其他的配套政策和法律法规来辅助执行,甚至没有一个统一的技术标准和技术平台支持。因此,不论是人为还是技术都成为不动产登记的阻力。更为关键的是,不动产登记“牵一发而动全身”,其将带来对影响改革进程的不利行政体制问题的破除与再建构,这也是造成不动产登记“难产”的决定性因素。【不动产登记条例难产 专家:难在动了一些人的奶酪】

高空置率和异地炒房逼出不动产登记

去年3月,中央对于不动产统一登记制度提出6年后首度发声,要求《不动产登记条例》要在今年6月底前出台。从实际来看,虽然不动产登记制度晚“交卷”近半年时间,但晚“交卷”好过“交白卷”,这也意味着政府对于楼市的调控,已经到了无论如何需要动用“不动产统一登记”这块砝码的地步了。

这里需要看一下,不动产登记条例是在怎样的背景下出台的。

首先是高企的住房空置率。有调查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底,全国共有6800万套空置商品房,虽然国家统计局和国土部并没有公布权威的空置房数据作为佐证,但住房空置率过高难题早已显露出来。而住房高空置率会严重影响房价,因此出台不动产登记条例,旨在清查空置房,调节市场。

其次,炒房行为(尤其是异地炒房)已经成为推涨房价的动力。此前抑制异地炒房行为的调控利器一直是“限购”,而房地产限购已经基本在今年第一波救市浪潮中退出了楼市调控的舞台,那么遏制异地炒房行为的任务便落到了不动产登记上来。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房地产研究所所长张东教授说过,不动产登记可对异地购房的资金流向、程度、走势统一监控,异地炒房客不再是漏之鱼。

第三,“房婶房叔”现象猖獗。随着房地产市场的高速发展,房地产业大有利可图,从而滋生出了一批批“房婶房叔”。以合肥“房叔”方广云一案来说,仅身为合肥市新站区站北社区居委会书记的方广云便涉案百套安置房(已查实违规获取安置房19套),涉案金额超千万元。而不动产登记条例出台,或能一定程度上让这些“房婶房叔”无处遁行,甚至能起到一定的反腐效用。

随机文章